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學人 > 正文

加快完善市場經濟體制

2018-06-08 09:11 來源:未知

加快完善市場經濟體制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強調“經濟體制改革必須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實現產權有效激勵、要素自由流動、價格反應靈活、競爭公平有序、企業優勝劣汰”。產權制度的建立是對企業家的正向激勵,要素市場化則保證了要素的流動性與信息對稱程度,這兩者都是實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公平與效率的重要因素。

    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需要以妥善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作為宏觀保障。對于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主流經濟學認為,在不存在失靈的情況下,市場可依靠自身運行,并能達到在不損害一般公平原則條件下經濟效率最高的帕累托最優。現代經濟學之父斯密更是認為,政府是“守夜人”的身份。結合中國經濟社會現實情況,政府不僅僅是單純的“守夜人”身份。市場快速發展需要放開企業手腳,市場良性發展需要政府創造良好外部環境、加以一定引導并制定秩序標準。政府首先應著力改善營商環境,這既包括進行水電氣路等投資所必須的基礎設施硬件方面的建設,也包括以“大市場、小政府”為基本目標的服務型政府體制改革等軟件領域的改善。在我國工業化進程基本完成的當前,“簡政放權”“放管服”等軟件方面的完善更是優化營商環境的重中之重。另外,我國作為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情仍未改變,經濟發展不均衡、不協調的主要矛盾日益凸顯,這就決定了在充分尊重市場規律的基礎上,政府還必須對經濟發展進行一定的引導。在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發展、東北等老工業基地振興、國民經濟整體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有效參與國際經濟競爭、“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等重大領域,單純依靠市場機制這只“看不見的手”顯然是不可想象的,必須結合好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才能真正實現均衡協調、綠色生態、開放創新的可持續發展。另外,市場經濟是信用經濟,也是法治經濟,靠市場機制自發地矯正信用失靈和法治失靈曲折而漫長。在吸收借鑒先行國家相關經驗教訓的同時,政府必須制定并動態調整信用、法治、環保、人權等領域的秩序標準,約束住市場經濟唯利是圖的“野馬”韁繩。

    如何激發和引導企業市場活力,是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微觀基礎。對于國有企業而言,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是基本要求,做大、做強、做優是未來發展方向。這一方面要求有條件、有實力的國有企業要發揮自身資源優勢,在未來培育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另一方面,也要求國有企業進行更加市場化的改革。應該指出的是,國有企業改革途徑絕不是盲目私有化,而應在市場優勝劣汰中,以市場機制為主導,以政策導向為輔助,進而完成市場布局優化、產業產權結構調整和企業兼并重組等改革任務。

    對于民營企業的發展,在充分激發其市場活力的同時,更應注意施以有效引導。民營企業發展的根本途徑在于加速競爭。加速競爭時,政府應著重保持市場的公平性,要保證企業在統一市場秩序標準下公平競爭。另外,在激勵其發展的同時,也要防止民營資本在某一領域過度集中而導致某些特定領域“過快過熱”的問題。這一方面要求市場價格機制在配置資源的基礎作用中更真實有效、更靈活迅速;另一方面,也要求政府經濟政策應明確、清晰、有力,同時保持政策的穩定性、連續性、可操作性。在涉企行政領域要給予企業更高的自由度。頻繁檢查與監督顯著增加了企業經營成本,可考慮給予規模以下民營中小微企業5年左右的“保護期”,在保護期內讓企業自由生長、自我發展。再如,稅務執法應盡量保持企業正常持續生產經營。隨著金稅三期系統上線,稅務系統的科學、高效管理有了重大進步,但也有很多民營企業反映存在“以現時條款或系統,來審判企業過往稅務行為”的現象,因此需要關注金稅系統是否大范圍追溯既往的問題。同時,對于發現的稅務問題,不能簡單粗暴地“往死里罰”“依法依規把企業整沒了”,應盡量在保持企業正常持續生產經營的前提下妥善“輕手”處罰。

    發展混合所有制企業方面,非國有資本有強烈的投資意向,很多主體也具備了一定投資資金,但苦于缺乏門檻不高、風險可控的投資項目。對此,必須全面開放投資領域,消除投資進退壁壘,暢通非國有資本投資渠道,創新投資組織形式。在PPP領域,預期收益較高、風險較低的項目被國有企業、國有商業銀行等“搶光吃凈”;而預期收益較低、風險較高的項目則被推出來吸引非國有資本參與,當然效果不佳。為此,建議PPP項目消除所有制身份等各種歧視,也向非國有資本開放吸引力較強的項目。另外,如何正確處理國有資本與非國有資本的關系更為重要。要遵守“一股一票”的市場基本準則,依照股份制企業的決策流程讓所有股東真正參與企業生產、銷售、管理等決策中,保障非國有資本實現從資本參與到管理參與、收益分享,防止企業內部發生對非國有資本的“關門打狗”現象。

    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也是對東北經濟體制改革的總體要求。東北振興千頭萬緒,應首先在國有企業改革、營商環境改善兩方面重點突破。東北地區國有企業改革不能單純追求做大,應追求做強、做優,更關鍵的是要“去劣”,提升國有企業經營績效和市場活力。東北地區國有企業“去劣”時引發的失業增加、社保困難、收入下降乃至于人口流失等社會效應,已超出了地方政府的應對范疇和能力,需要中央政府統籌考慮并給予一定傾斜政策。例如,在社保方面,中央政府可首先考慮在東北地區進行社保全國統籌試點,接過東北地區社保責任。

    優化營商環境對于東北地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省已專門出臺《遼寧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黑龍江、吉林兩省也日益強調改善營商環境。但作為計劃經濟體制實行時間最長的區域,相對長三角和珠三角等發達地區,東北地區市場化意義上的營商環境依然較差,尤其是政府體制改革、區域歷史文化、信用法制環境等軟件領域,東北地區營商環境改善仍然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黑龙江22选5app 腾讯棋牌都有哪些 海南飞鱼走式图 腾讯三分彩全天计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号 信誉棋牌客户端 双色求坐标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 大神棋牌app官网下载 七星彩生肖幸运选号准吗 河南十一选五 九乐棋牌app 河南快赢481怎么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天天棋牌 m5彩票平台运作多久了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