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經濟學人 > 正文

幾內亞金礦塌方:《經濟學人》:重新定義公司

2019-06-24 03:14 來源:網絡整理

幾內亞金礦塌方:《經濟學人》:重新定義公司

  導讀:《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稱,各行各業的顛覆者都在重塑公司經營方式,雖不太明顯但卻同樣重要的是,它們也正在重新定義公司本身。

  由于Uber虎口奪食,倫敦出租車司機的臉色比以往更加難看。與此同時全球酒店與Airbnb、硬件制造商與云計算爭得不可開交。各行各業的顛覆者都在重塑公司經營方式,雖不太明顯但卻同樣重要的是,它們也正在重新定義公司本身。

  對眾多管理者來說,公司的一生仍然包括與大量不知名股東打交道,這些股東絕大多數由在股市買賣股票的基金經理所代表。相形之下顛覆公司的所有權和責任密不可分。創始人、員和工出資者直接控制公司。雖然這種創新還剛剛起步,但如果得以擴大可改變企業運作方式。

  上市不好

  這種顛覆模式的吸引力部分在于人們對上市公司越來越不滿。出類拔萃的上市公司的確是令人矚目的組織,它們取得季度業績和長期投資的平衡,前者使它們保持敏銳,后者使它們不斷發展。它們培育出源源不斷的優秀管理者和創新產品。它們能調動人才和資本。

  然而經過一個世紀的絕對統治后,上市公司漸顯疲態。一個原因是管理者往往首先考慮自身利益。通過激勵公司管理者像所有者一樣思考,上世紀80年代的股東價值革命本來有望解決這一問題,但實際卻事與愿違。擁有股票期權的管理者行事反而像雇來的槍手,操縱股價提高自己的收入。

  大型金融機構(持股月占美國股市市值的70%)崛起進一步削弱了公司股東與公司本身之間的聯系。基金經理不得不應付從監管者到自身員工的不斷增長的中間群體,其中每一環節都需要滿足和榨取利益。基金經理經常無法監督單個公司也就不足為怪了。

  最后,上市已變成沉重的負擔。自2001-02年安然丑聞和2007-08年金融危機以來,監管規定成倍增加。盡管市場有時也著眼長遠,但很多管理者仍然覺得他們的工作有賴于每季度實現良好的短期業績。

  利益沖突、短期行為和監管都造成成本增加。在上市公司艱難地從經營中擠出利潤之時這就成了一個問題。過去30年來,標普500指數美國大成分股公司利潤年均增長8%;如今預計將連續第二個季度下跌,跌幅約5%。自1996年以來,美國股市上市公司數量已減少一半,原因部分在于合并,但很多優秀管理者寧愿讓公司保持私有化也是原因。

  其他類型的公司組織形態崛起并非偶然。家族公司煥發新生機。企業界人士正在試行既能利用公開市場,又能牢牢掌控公司的“混合”形態。像3G資本公司喬治-雷曼這樣敏銳的投資者專門收購上市公司,然后像私人公司那樣經營,人員精干、放眼長遠。

  野蠻生長

  對上市公司來說,最有意思的選擇是吸收具有高度潛力創業公司的新鮮血液,而且它們最好有著如獨角獸、瞪羚這類奇怪的名字。在一個世紀前曾經誕生福特、卡夫、亨氏等商業帝國的城市里,咖啡和夢想推動的數千名年輕人在臨時辦公空間創建新公司。他們的公司正在開拓一種新的組織形式。

  核心差別在于所有權:雖然無人清楚上市公司屬于誰,創業公司卻竭力規定誰擁有什么。在創業公司發展初期,創始人和首批員工擁有大部分股權,然后他們以股權或績效獎勵激勵其他員工。過去創業公司一直是這樣,但如今權利和責任在律師起草協議中界定得一清二楚。這使得利益一致化,并營造了辛勤工作、團結一致的公司文化。因為公司為私人擁有而非上市公司,他們可以用績效指標(如生產了多少產品)而非復雜的會計準則來衡量自己做得如何。

  新公司還利用無需擴大自身規模即可走向全球的新技術。創業公司過去常常面臨艱難選擇,不知何時投資土地、電腦系統之類的大型笨重資產。現在它們可以按需按時購買服務,從而迅速擴張。它們能夠幾百美元就在線注冊公司,通過Kickstarter之類的眾籌網站籌集資金,從Upwork聘請程序員,從亞馬遜租用計算處理能力,在阿里巴巴找制造商,在Square安排支付系統,然后立即著手征服世界。2010年美國最暢銷電視機品牌Vizio只有200名員工。盡管只有不到60名員工和2000萬美元營收,WhatsApp卻讓Facebook以190億美元收購自己。

  對這種一場革命正在醞釀的觀點有三大反對意見。首先是這種現象僅限于硅谷一隅。但顛覆經濟正在成為主流。從眼鏡(Warby Parker)到金融(Symphony),創業公司遍地開花。今年夏天Airbnb為近1700萬客人提供了住宿,Uber每天接送數百萬人。為創業公司提供辦公場所的美國公司WeWork在17個城市有56家分支機構,擁有員工總數達3萬名的8000家公司會員。

黑龙江22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