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農業產業化 > 正文

郎朗宣布結婚:陵水:農村產業力免小弱散

2019-06-29 09:24 來源:網絡整理

  ■ 本報記者 梁君窮

  特約記者 陳思國

  種植產業結構單一,市場應對能力不足;生態環境良好,但沒有有效轉化為旅游資源;土地資源沒有形成規模利用,產業效益不高……面對資源豐富與缺乏有效開發之間的矛盾,近來,陵水黎族自治縣將全縣農村經濟發展與脫貧攻堅工作相結合,加強規劃、創新思路、整合資源、破除障礙發展特色產業,農村產業發展的新局面正在出現。

  加強規劃明確方向 整合資源提高效益

  6月25日,海南日報記者走入本號鎮樂利村,在距離村委會辦公樓不遠處,看見一大片椰子苗郁郁蔥蔥、長勢良好。作為陵水最后一個脫貧出列的村莊,利樂村地勢平坦,土壤肥沃,但過去該村的發展被缺乏明確的產業發展方向所限制。

  “我們村后來明確了要發展椰子育苗產業,去年培育椰子苗以來已經有了40多萬元的銷售額。”樂利村駐村第一書記符云介紹,椰子育苗產業技術難度相對不高,見效快,是該村探索“長短結合”產業路徑的一環;加上鎮上對每個村莊的產業進行了謀劃,避免了椰子苗產業無序競爭情況的出現。

  而在英州鎮母爸村,扶貧產業發展的一大障礙是土地資源分散。“村民土地分散,各做各的,農業技術不好推廣,產品沒有形成品牌,缺乏競爭力。”母爸村黨總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陳飄介紹,芒果是母爸村的傳統產業,但始終大而不強,單位面積土地收益不高。

  為此,不久前,母爸村決定走抱團發展的路子,謀劃在村里成立股份公司,整合村民資源統一經營,讓“農民變股民,資金變股金,資源變資產”。“通過產業化和股份制把村集體、公司、村民的利益聯結起來,村民可以以承包地的經營權入股,剩余的勞動力可以出去務工,同時也能享受村里的分紅。”陳飄介紹。

  要破除扶貧產業發展中的一個個障礙,離不開提前對產業的科學謀劃。今年4月,陵水制定了2019年脫貧攻堅春風行動方案,根據方案,陵水將推進6個千畝產業扶貧工程,包括本號鎮千畝百香果產業工程、本號鎮千畝火龍果產業工程、英州鎮千畝芒果產業工程、提蒙鄉千畝香蘭葉產業工程、光坡鎮千畝節水抗旱稻產業工程和三才鎮千畝地瓜產業工程。

  因地制宜構建特色 創新產業扶貧模式

  6月25日上午7點,日照初升,山霧散去,本號鎮大里地區顯出山清水秀的美麗景色。黎家小妹客棧的“掌柜”王春燕早早便忙活了起來,馬上便會有10多位客人在這里用早餐。

  民宿產業在大里方興未艾。大里的風光獨特,但地處偏僻。2016年以來,以打造全域旅游示范點為目標,在政府提升完善大里的道路、排污、民房、路燈、活動場所、學校的基礎設施,村莊面貌煥然一新,來游玩的人日漸多起來。這吸引了身為瓊中人的王春燕前來開客棧,她說,非常看好大里的旅游發展前景。

  王春燕忙碌的時候,在光坡鎮嶺門居,技術人員與貧困戶正在澳洲淡水龍蝦養殖基地內忙活著為蝦苗投食。澳洲淡水龍蝦養殖是當地新開發的產業項目,目前在該鎮發展良好,當地群眾“靠水吃水”有了新吃法。

  “這里的水含氧量高,利于澳洲淡水龍蝦生長。” 光坡鎮委書記龍靖介紹,該項目采取苗種采購、技術培訓、養殖推廣及銷售一體專業運作的模式,預計年銷售收入240萬元,年凈利115萬元,貧困戶人均可分紅4000余元。

  陵水既有適宜大規模發展的產業,也有便于村民利用零碎資源發展的“庭院經濟”。在提蒙鄉廣郎村,隨機走入一戶農戶家中,總能在院子中看見一個百香果的竹架子,一個個嫩綠的百香果掛在綠葉下。

  “廣郎村家家戶戶都有‘一塊菜地、一片林地、一個果園、一群畜禽、一個瓜棚’,果園里主要是百香果,通過房前屋后的空地種植百香果來拓展村民增收渠道,同時也為鄉村旅游打造一處處美麗的農家庭院景色。”提蒙鄉政府相關負責人介紹。

  為更好地推進全縣的扶貧產業,陵水積極探索“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產業扶貧新模式,在全省率先設立了村一級產業委員和就業委員。

  在英州鎮,潤達產業扶貧基地對該鎮貧困戶進行整鎮式幫扶,1864戶貧困戶成為受益人,實現產業幫扶貧困戶全覆蓋。

  為壯大農村集體經濟,今年5月,陵水出臺了引導農村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的實施方案,計劃集中流轉土地1萬畝,重點扶持40個貧困村集體經濟組織和土地流轉條件成熟的非貧困村集體經濟組織,發展特色農業種植。

  (本報椰林6月27日電)

黑龙江22选5app